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访谈 > 陶冬:新型消费与科技创新是未来经济两大关键词诺亚财富首届粤港

陶冬:新型消费与科技创新是未来经济两大关键词诺亚财富首届粤港

2018-06-14 12:44

  回顾2018年近几个月,中美贸易摩擦的硝烟尚未完全消褪,博鳌亚洲论坛便透露出中国将进一步扩大的信息。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税延型养老保险进入试点阶段、资管新规出台……与此同时,区块链、新零售、人工智能的浪潮在这一年风靡中国,形成新一轮投资新风口。

  无论是全球格局,还是寻找新动力的中国经济、资本市场和粤港澳大湾区,都将在新时代重塑平衡。在此背景下,由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开创者诺亚财富领衔主办的首届粤港澳湾区论坛于5月22日在长隆国际会展中心举行。作为面向高净值人群的金融服务管理集团,诺亚财富热切关注粤港澳大湾区给投资者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并藉此机会邀请重量级嘉宾共同探讨。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作为受邀嘉宾之一,在论坛上发表。

  站在新征程上回望过去、展望未来,陶冬认为,中国经济站在新的十年门槛上,将从出口经济、房地产经济转变为创新经济,新型消费和科技创新成为驱动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发展的两个关键词。消费和科技将产生哪些新变化?房地产市场将会有怎样的演变趋势?粤港澳大湾区有何优势与不足?在首届粤港澳湾区论坛后台,我们就上述问题采访到陶冬。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距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还有两年,从此前的“物质文化需要”转变为“美好生活需要”,人民的生活水平、消费模式都跨越了重大转变。

  在这个过程中,80后、90后逐渐成为拉动消费的中坚力量。陶冬认为,60、70后经历过物质匮乏的时代,所以他们的储蓄率非常高,而80、90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消费观念和消费习惯,具体表现在储蓄率的降低、对个性化的追求等,诞生了与众不同的新型消费。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居民储蓄率首次出现负增长情况。2017年全年人民币存款增加13.51万亿元,同比少增1.36万亿元。且2016年、2017年住户贷款分别新增6.33万亿元、7.13万亿元,高于同期住户存款分别新增的5.16万亿元、4.60万亿元。陶冬在诺亚财富首届粤港澳湾区论坛上的分析,对于90后有没有储蓄这个问题,38%的人说没有;36%的人说有一点,但是还不够;只有20%的人说还行。

  “中国现在处于科技创新突破的前夜。”陶冬指出。科技创新在扭转消费模式,消费模式的转变又为新零售插上腾飞的翅膀。过去三十年,方便面行业巨头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各出奇招,却在近年火热起来的外卖APP的冲击下,整体销售额和利润寒冬,据统计2016年中国方便面市场零售额增长率减少7.0%。而整合线O模式的如日中天,无疑得益于技术的进步。陶冬分析,这不是方便面的问题,这是未来消费的改变,使中国整个零售业面临一次性的洗牌,而且这场将波及制造业、服务业等许许多多的商业模式。

  为此,陶冬呼吁切实尊重知识产权,以推动中国真正在创新产业突围而出。“当我们能够在小摊上花一块钱买到Microsoft Windows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了中国自己的Microsoft。”他认为,对知识产权以及合约条款的尊重,是创新经济必不可少的软基础设施,中国在这方面仍有进步空间。

  自从2016年国家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之后,全国有100余个城市实行了政策。《房地产蓝皮书:中国房地产发展报告》预计,2018年楼市调控将以“稳”为主,房地产市场整体将呈现下行趋势,其中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可能率先探底。在政策收紧时期,房地产市场成为众多投资者观望与迟疑的地带。

  陶冬表示,房地产实际上有两层不同的含义,第一层含义在于居住功能,第二个在于金融属性。房价涨取决于流动性,取决于需求,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金融属性的市场,目前房地产已经是中国经济流动性过剩的折射。有三种不同的方式调控房地产市场,第一种是价格渠道,即通过利率来调整,美国走的是这条;第二种是通过量化的形式,把货币供应或者基础货币敲回来,这是欧洲以后会做的事情;第三种是加强监管,这是中国现在做的事情。

  房价暴涨的代价体现在实体经济。“你说一个企业家要做多少对鞋子,卖多少个包子,制造多少辆自行车,才能顶得上在房地产市场炒那么多赚到的钱?”陶冬强调,资金不愿进入实业市场,是因为实业不赚钱、利润低,银行不愿把钱借给实业,因为实业违约风险大。想要资金重新进入到实业里面去,要进行结构性,切实降低企业的营商成本,才能固本培元。

  “去杠杆在未来五年会持续下去。”陶冬说,从去年12月份开始,中国已经开始加强一系列的监管措施。表外贷款业务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收紧趋势,未来还会持续发酵。大量的资金流动性由表外移向了表内,使得流动性和可取得贷款的分布出现重大变化。所以尽管整体经济的流动性似乎还是差不多,但是流动性的分布出现了重大变化。

  有分析人士认为,4月份发布的资管新规,核心在于打破刚兑、期限错配,此举可能使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而合规的第三方机构的产品此前不刚兑,收益率预计受影响较小,因此相对竞争力将提升。如不做期限错配和资金池的诺亚财富在新规公布后,股价则一攀升。金融监管收紧后,财富管理公司的核心服务和产品将是护城河。

  自去年3月的工作报告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发展规划,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并成为继纽约湾区、湾区、东京湾区之后的世界四大湾区之一。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称,粤港澳大湾区人口数量、土地面积和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均排在四大湾区前列,P总量达到1.38万亿美元,超越湾区,仅次于纽约湾区。

  陶冬认为,制造业的密集程度是粤港澳大湾区区别于世界其它湾区的特色之一,粤港澳大湾区想要真正成功,一定要走产融经济两轮驱动的。在产融中间的“产”,就包括了传统行业,广东省是全世界的“加工厂”,制造业优势早已形成。

  粤港澳大湾区由珠三角九个城市加港澳的“9+2”模式组成,珠三角则历来拥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根据《2017年广东省制造业500强企业研究报告》,珠三角9市占据了广东制造业500强企业数量近9成,达到449家。其中,广州和深圳两个城市拥有全省数量最多的广东制造业500强企业,同时也是广东制造业百强企业主要集聚。而在2017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属于广东制造业500强的企业有4家。

  “粤港澳大湾区和其他的几个湾区相比,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涉及到三个不同的体制和关税区。”陶冬说。为此,他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的有四个核心内容,分别是人流、物流、财流、信息流,要推动这四个核心要素在粤港澳三地畅通无阻地流动。人的流动可以通过改善交通条件来打造“一小时工作生活圈”,缩短空间距离;物的要素流动则可以通过发展物流业。陶冬认为,财流和信息流现在已经做得不错,未来内地将有很多企业赴港上市,的VC投资也会更多地流向内地。